钮承泽交150万台币获保释“我没伤害他人”

新京报讯(记者 滕朝)12月10日下午1时左右,针对钮承泽性侵事件,经过3个半小时侦讯应讯后,台北地检署最后准许其以150万台币(约33万人民币)获得保释,但限制其居住、出境、出海。在完成保释费手续之后,钮承泽走出地检署时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他表示对于引起社会广泛议论感到不安,但称其“此生没有伤害他人,或者胁迫他人的意图或行为,到目前为止都是。”


台北地检署准许钮承泽被保释。图/视觉中国



钮承泽交保后谈话全文:


不好意思我就简短说。检察官限制我谈论案情,那对于引起这么大波动,造成各位的辛苦,以及社会广泛的讨论,我当然觉得很不安。可是,我此生从来没有伤害他人,或者胁迫他人的意图或行为,到目前为止都是。可能因为我是个笨男人吧,所以迄今单身。有时候可能彼此认知不同,那天就是一场聚会,聚会之后,她留下来了,所以可能一些彼此判读认知上的差距,我无法揣测她真正的感受。我只能说,我并不是现在经过各位广泛报导,或有心人士剪裁讯息之后在电视上呈现的那只妖魔,那我相信会全力配合调查,我期待我坚信,司法会给我一个最公正的判决。那至于支持我爱我的朋友家人,我希望你们要有耐性,少看媒体,你们知道我是谁就好,我等待,等待司法调查结果,我不是那个人。至于已经对这件事产生极大愤怒和恨意的朋友,我已经受到最大惩罚,钮承泽已经死了,我之后会勇敢面对,责任会负,不会逃避,不急着把石头都丢下来。能说的只有这样,检察官也跟我说,限制我的发言,好了,谢谢谢谢。


新京报记者 滕朝  编辑 吴冬妮  校对 郭利琴